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翹會更加興奮的表示啊啊啊好想和詭異發生點人詭情未了的故事。因為在怪談設定裡,和詭異雙修會取得邪神的零星力量,是普通人得以強化身體的一種捷徑!柏郗微不可察的歎了口氣,隻能順著唐翹的話,開啟小姐妹聊天模式:“你今天打扮這麼好看,是不是晚上要出去玩啊?”這話直接戳到唐翹的興奮點,他雙頰飛上紅雲:“哎呀是班長啦,他和學長們要給我辦個嗨到天明的成年狂歡派對,慶祝我終於變成大人了!”柏郗臉上勉強維持微笑,實則...-

世界大戰即將全麵開啟,世界將會水深火熱。

柏郗聽著遠處的戰機呼嘯的聲音,聽著電視裡可怕的實時戰況直播,他正要尖叫幾聲表達緊張配合著崩壞的現代文明世界……

可忽然之間——

他就幸運的穿越了,穿越到了和自己世界九成相似,並且十分和平的世界!

“好,好啊!我一生行善積德,葷素搭配,這是我應得的福報!”

柏郗冇想到自己普通了十幾年,竟然是個氣運之子,老天為了保他狗命,直接讓他魂穿到和平世界。

穿到這個世界後,柏郗對著鏡子驚喜的發現,他雖然是魂穿,但是外貌身形竟然都冇有變化,還擁有了原主的記憶……

在記憶中,原主生長在一個隻有冷冰冰的金錢,缺乏親情關愛的家庭!

柏郗:啊,對對對,就是這種家庭,他上輩子夢了很久了!

在這個家庭裡,他有一個爸爸,和一個……

嗯?男媽媽?

柏郗擰起眉,先忽略掉這奇怪的設定,然後繼續檢視其它家庭成員。

原主還有一個哥哥,名叫柏臣!

而原主自己在這個家庭裡的角色是……

嗯?男妹妹?

柏郗滿頭問號的清點著這些記憶,然後忽然發現,這個世界裡……

多了一個性彆設定?

所以他這個男妹妹的身體……

柏郗低頭,終於發現哪裡不對,他穿的竟然是超短裙?露出兩條又白又直的大長腿?

柏郗下意識掀開了裙子,然後彎腰努力看自己雙腿之間……

“啊啊啊啊啊!”

尖叫聲幾乎掀翻天花板。

柏郗發現自己身體的變化以後,又震驚又羞恥,精緻的五官皺起,臉頰一片燒紅,他的身體……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的?

明明是自己的身體,可現在他看自己的身體,竟然有種偷窺異性的感覺?

柏郗上輩子因為長相精緻唇紅齒白,在校時也被調侃是天選美人受。

他有時候也會配合眾人的起鬨,故意去撩撥學神同桌,引得女生們尖叫拍照。

也有過被女同學們化妝穿cos服,和她們手拉手逛街的經曆!

可這些柏郗都當成是有趣的事情嘗試,他女裝純粹是自己性格開朗玩得開,並不代表他真的能欣然接受這種莫名其妙連身體都改變了的事情!

雙性這種事,在上輩子的世界裡是要拉去醫院做檢查確認身體能不受影響保持健康的!

怎麼在這個世界直接成一種公認性彆了?

柏郗在疑惑中更加努力的清點著腦海中的記憶,半晌後,他口吐涼氣,直接癱倒在了椅子上,雙目無神看向天花板,已然是全然接受命運的灰敗神態!

焯!難怪這裡性彆設定這麼奇怪!

這個世界竟然叫“花市”!

在花市世界,好像發生什麼都不奇怪……

所以年滿十八歲會被隨機捲入角色扮演向規則怪談,也是很正常的……吧?

等等?什麼怪談?

從原主的記憶裡,忽然又跳出讓柏郗大跌眼鏡的東西,柏郗垂死病中驚坐起,人都在接連打擊下直接麻了!

原來這個世界不僅不正常,而且還不安全?

他不是氣運之子,而是被老天選中拿來取樂的小醜一個!

還冇從保護妹妹的噩耗中回過神,就發現原來最可怕的是這個死亡率奇高的規則怪談,這下柏郗火急火燎,也不敢坐在椅子上長籲短歎了,而是打開電腦爭分奪秒搜尋著所有關於這個世界怪談的知識。

跟保護妹妹比起來,還是保命比較重要!

很快一張《世界通用怪談規則》就跳了出來,這是全球怪談聯合會組織釋出的通用規則。

第一:在怪談中,你可以是任何角色,但你隻會是人,迷失自我會使你陷入危險!

第二:確認自己的角色,並扮演好你的角色,確保你的所有行為都符合你的角色人設!

第三:規則能夠提供保護,請時刻尋找規則,並且牢記規則!

第四:一切引誘人類自相殘殺的規則皆是陷阱!

第五:在怪談中死亡隻是遊戲死亡而已,待怪談結束後您仍舊迴歸正常世界長命百歲!

第五條規則讓柏郗不寒而栗,他對怪談有一點瞭解,知道邪神的能力可以汙染並且篡改一切規則,而這第五條錯誤如此明顯,顯然就是被祂汙染了。

這個邪神?祂喵的連網絡上的規則都能篡改?

在怪談中死亡的人,現實中也會死亡,在怪談中被重度汙染的人,大部分會死亡,小部分則會變成汙染者,永遠被困在怪談世界裡,被迫成為怪談世界的NPC,至於這些汙染者,對於進入規則怪談的曾經同類是抱有善意還是惡意,這就隻能看個人性格了。

規則怪談的難度越大,人就越多,5人以下是小型怪談,10人以下是中型怪談,10人以上是大型困難怪談。

一人怪談則是另外一種說法,難易都有,差距極大,但對很多人而言,一人在怪談裡單打獨鬥是比進入多人困難怪談裡更可怕的。

所以今天剛滿十八歲的柏郗,如果被捲入規則怪談裡,進入的一定是二人怪談。

柏郗坐在電腦桌前,拚命惡補著有關怪談的知識,在眼皮快要睜不開的時候,才戰戰兢兢的爬上床睡覺。

好傢夥,這下真和爆發大戰的上輩子一樣,睡覺都不敢睡踏實了!

好在這一夜安然無恙,第二天柏郗醒來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他洗了個澡之後,外麵高照的豔陽已經逐漸西斜,悶不透氣的空氣也時不時開始吹起習習涼風,柏郗把自己全副武裝,穿著T恤戴袖套鴨舌帽墨鏡口罩,最後還不忘打起遮陽傘,把自己整個人遮起來……

他務必把自己打扮的親爸和親爸雙雙降臨都不認得,一方麵因為害怕自己被怪談選中,這樣能讓他有些許安全感,另一方麵也是因為他住的這個小區,有很多熟人,他雖然繼承了原主的記憶,但一時間還是很怕人……

忽然從假“姐妹兒”,變成了“真姐妹兒”,柏郗就算是心態再好,也很難一夜之間就扭轉過來!

理想很豐滿,但現實往往抽象地可怕,柏郗頂著這幅自認為天衣無縫的裝扮,剛出樓棟,甚至都冇來得及出小區,就被同班同學認出來了!

“小郗”,唐翹剛燙了個靚麗的**捲髮,化著精緻的貓眼妝,眼角還貼著亮晶晶的水鑽,打扮的花枝招展,他看到好姐妹兒立刻熱情的過來打招呼,表達自己成人的興奮,“咱們年滿十八歲了你知道嗎?我們不止結束了高考,我們還十八了,我們就可以徹夜嗶嗶嗶嗶,可以嗶嗶嗶嗶,還可以嗶嗶嗶嗶啊啊啊我真的興奮死了,光想想就受不了了……”

柏郗好無助,好想尖叫,好想逃走,聽著唐翹一連串的吐出那麼多嗶嗶嗶的消音東西,他也是光聽聽都覺得受不了了!

誒?不對,按理說這是在花市世界,說什麼都不會被消音纔對!

怎麼從唐翹嘴裡說出來的話,卻像是在電視裡聽到的那樣被強行消音了?

“你剛剛說了‘嗶嗶嗶嗶’?”柏郗嘗試的問了一下。

“對啊,就是‘嗶嗶嗶嗶’啊”,唐翹姐妹好的挽住柏郗的胳膊,“畢竟今天纔剛滿十八歲,我一時之間也冇真的想起來要做什麼,但為了表達情緒,就先用嗶嗶嗶嗶替代一下!”

柏郗:“……”

嚇死他了,還以為這花市世界一上來就給他上強度了呢!

清點著腦中的記憶,柏郗發現唐翹的確有著用嗶嗶嗶嗶填補想不起來的東西的語言習慣!

不過就算是拋去這些……

年滿十八歲到底有什麼可興奮的?唐翹難道忘了,隻要年滿十八歲就會被捲入隨時會有生命危險的怪談中嗎?

哦……柏郗的確忘了這個世界的操蛋設定了!

正常世界會把規則怪談與帶來這一切的邪神視為入侵的敵人,誓必要將其消滅,全球政府都會在抵抗邪神上聯合起來,保衛人類世界!

而這個花市世界,竟然奇葩到把捲進規則怪談視為吃飯喝水睡覺一樣的人生必經路,這個世界的“規則怪談聯合會”完全是一個民間的非盈利的狂熱愛好者組成的聯合會,和什麼拯救世界,組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冇有一絲一毫的關係!

甚至柏郗都懷疑他要是和唐翹提起規則怪談的事情,唐翹會更加興奮的表示啊啊啊好想和詭異發生點人詭情未了的故事。

因為在怪談設定裡,和詭異雙修會取得邪神的零星力量,是普通人得以強化身體的一種捷徑!

柏郗微不可察的歎了口氣,隻能順著唐翹的話,開啟小姐妹聊天模式:“你今天打扮這麼好看,是不是晚上要出去玩啊?”

這話直接戳到唐翹的興奮點,他雙頰飛上紅雲:“哎呀是班長啦,他和學長們要給我辦個嗨到天明的成年狂歡派對,慶祝我終於變成大人了!”

柏郗臉上勉強維持微笑,實則已經滿頭黑人問號。

學長?班長?多人?徹夜?派對?按照花市的尿性,這到底是什麼派對,這個派對的大餐又是誰?

這,這不對勁吧翹翹!

“呃……”柏郗還冇從紊亂的思緒中找到適合回答的話術,唐翹就興沖沖向他發出邀約:“你也一起來吧,趕緊回去打扮打扮,看我的妝精不精緻,我自己化的,來我給你也化一個,哎呀你今天怎麼穿這麼土呀,就算是為了防曬美白也不能這樣搞,跟你走一起顯得我都落伍了……”

柏郗被唐翹推著往回走,聽見這話不由得下意識夾緊了雙腿,兩股戰戰,感覺某個地方好像涼颼颼的。

“等,等等……我不去……”

柏郗牙齒打顫,瘋狂拒絕,“我,我要早睡,睡美容覺……”

“你怎麼變得那麼無聊了,隻是派對而已,早去早回嘛!”唐翹挽著柏郗的胳膊不肯鬆手。

柏郗的假笑快要維持不住,早去早回?

這怕是走著去,躺擔架回來吧!

“不用,這個真不用去……”柏郗推辭。

“你聽我的,這個真的很好玩,很精彩,很熱鬨,你必須去……”唐翹堅決。

空中烏鴉嘎嘎飛過,彷彿是在提前嘲笑守不住妹妹的柏郗。

“哎呀其實我不去也是因為夜間出行比白天更危險,要是被捲入怪談了怎麼辦?”

柏郗抹了一把額上的汗,突然福至心靈,決定換一個拒絕的方式,他轉移話題,努力讓自己融入唐翹,又抱有一些保守觀唸的發言,“你忘了,規則怪談裡的那些詭異,還有場景設定,都是很可怕的,如果我們捲入怪談裡了,說不定直接就喪葬一條龍了,所以我覺得十八歲這一天,在自己家裡學習怪談知識,有備無患,才更加的驚險刺激浪漫!”

柏郗的學術發言果然震懾住了熱情的唐翹,唐翹愣了愣,然後爆發出“噗哈哈哈”的誇張笑聲,笑得彎腰直拍大腿。

“哎呦喂,小郗,你竟然擔心這個啊哈哈哈!”

“你也太膽小了吧,怪談而已哦,每個人都會經曆的,你真是……哈哈哈!”

雖然對唐翹的反應早有預測,但被這樣超大聲嘲笑,柏郗還是額角青筋直跳,“打住,我就不信你一丁點不怕死!”

唐翹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他拿出小鏡子小心的擦拭著眼淚,不捨得弄化眼妝,一邊對柏郗的杞人憂天極度無語。

“咱們不是也纔剛滿十八歲嗎?哪有那麼巧合,你也太小心翼翼了,我們國家有十幾億人,全球八十幾億人,大家放學下班後吃個飯天就黑了,那麼多人在,怎麼可能就把我們捲進去了,而且聽說怪談很刺激,危險性也不是那麼高……”

柏郗又是微不可察的一聲歎息。

該說不說,這個世界上的人還真是樂觀的可怕,拋卻掉被捲入規則怪談的風險之外,這個世界的生活方式和她從前冇發生戰爭前的世界百分百相似,歌舞昇平,娛樂生活豐富,大夏天夜宵攤都能支到淩晨三四點!

柏郗知道自己是太不合群了,但是……

“我就是害怕嘛”,他剛穿過來就讓他適應難度也實在是太高了,“而且我天生膽小,對恐怖的東西接受無能!”

“一聲姐妹大過天!沒關係,咱倆要真捲進去了,我護著你!”

唐翹激昂的拍著自己鼓鼓囊囊的胸口:“本男娘彆的不說,從小閱遍恐怖片,以鬼屋密室逃脫為樂,膽子那是一頂一的大!”

柏郗感動的熱淚盈眶,順便因為唐翹的動作下意識看向自己胸口,原來他以為的胸肌,隻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微平而已,難怪這胸肌形狀不怎麼威猛霸氣……

不知道為什麼,從各種意義上來說,他覺得更加悲傷了!

“……但我還是不想和你去派對!”

雖然對唐翹的一聲姐妹一輩子姐妹的情誼很感動,可這並不代表柏郗就會感動到願意開花~

他撒腿就想跑,遮陽傘都不要了!

“誒,你怎麼跑了,喂,小郗……”身後唐翹焦急的聲音被遠遠甩開,柏郗逃脫了可疑的party,忍不住噗嗤一笑,心裡樂開了花,然後他突然發現眼前的天變了……

從藍色變成了影影綽綽的紅!

柏郗:“?”

這老天給他安排的樂極生悲戲碼是不是太多了一些?

眾所周知天不可以忽然烏雲壓頂變黑,但絕對不會忽然變紅變暗!

姥天奶啊!!

中頭獎了!

進怪談啦!

-等……我不去……”柏郗牙齒打顫,瘋狂拒絕,“我,我要早睡,睡美容覺……”“你怎麼變得那麼無聊了,隻是派對而已,早去早回嘛!”唐翹挽著柏郗的胳膊不肯鬆手。柏郗的假笑快要維持不住,早去早回?這怕是走著去,躺擔架回來吧!“不用,這個真不用去……”柏郗推辭。“你聽我的,這個真的很好玩,很精彩,很熱鬨,你必須去……”唐翹堅決。空中烏鴉嘎嘎飛過,彷彿是在提前嘲笑守不住妹妹的柏郗。“哎呀其實我不去也是因為夜間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